重罚“财务造假”割韭菜”要立法“

来源:青岛财经日报 2019年03月15日 版次:B08 作者:

很长时间以来,上市公司财务造假、虚假陈述等信息披露违规行为饱受诟病,也对股民利益及资本市场稳定健康发展带来损害。正在召开的2019全国两会,给A股投资者带来好消息。有两会代表提出议案,要求提高对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处罚金额,且已获得正式采纳。这也意味着,重罚“财务造假”“割韭菜”将纳入全国人大立法工作。

  重罚议案获采纳

  全国人大代表、立信会计师事务所董事长朱建弟提交议案称,鉴于目前上市公司的最高罚款金额不足以对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违法行为进行威慑,建议修改《证券法》,提高对上市公司的罚款金额,同时引入刑事责任,“要让造假者付出代价。”
  朱建弟认为,上市公司实施财务造假,可能取得巨大的违法利益,例如骗取发行、上市条件,避免退市和ST。但是,最高60万元的处罚金额,与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的恶劣程度和收益不相匹配,导致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违法的成本较低。
  例如,在哈尔滨电气集团佳木斯电机股份有限公司一案中,佳电股份(维权)调增2013年度利润总额158,437,287.54元,调增2014年度利润总额39,942,583.68元,调减2015年度利润总额198,379,871.22元,仅2013年虚增利润金额即为罚款金额的264倍。
  而且,上市公司所受处罚甚至轻于中介机构所受处罚。
  根据《证券法》第223条的规定,如未勤勉尽责,所制作、出具的文件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证券服务机构可能被处以业务收入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该等处罚严厉程度有时候甚至远高于上市公司。
  朱建弟统计了从2013年9月至2019年1月,会计师事务所及相关上市公司因未按规定披露信息,或所披露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的,所受的处罚金额。结果显示,截至2019年1月9日,会计师事务所被中国证监会处罚的案例合计47起,同时处罚上市公司和会计师事务所的案例共42起。其中的26起案例中,会计师事务所所受处罚都重于上市公司所受处罚。甚至对三家当事会计师事务所没收业务收入并处以罚款的金额合计,是对相关上市公司
  处以罚款的10~15倍。
  目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已正式采纳朱建弟代表议案,这也意味着重罚“财务造假”“割韭菜”将纳入全国人大立法工作。

  “管管割韭菜的赵薇们!”

  实际上,不止是一位代表关注到了上市公司披露的违法违规的成本太低的问题,另一位代表——上海富申评估咨询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上海市工商业联合会兼职副主席樊芸也提出了类似意见。
  樊芸表示:要严厉打击欺诈,操纵股市的行为,不仅是对公司强制退市的惩罚,还要加大对个人董监高,尤其是企业高管人员的惩罚,确认违法违规的,实施重罚,加重刑期,赔得底儿掉,倾家荡产,这样才有威慑力。现在证券法顶格处罚只有60万,已经证明解决不了问题。像赵薇割韭菜,赚了几十个亿,不止一项罪名,加起来,才罚了70万元。
  9日,全国人大举行记者会,就“人大立法工作”相关问题回答提问。会上,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乌日图表示,正在加快推动《证券法》修改。
  “小燕子”赵薇夫妇就是计划通过50倍高杠杆,以空壳公司收购上市公司,号称出资30亿,实际只掏了6000万,且在信息披露上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以及重大遗漏等违规违法行为。
  证监会查出问题后迅速叫停,并对赵薇夫妇及相关责任人作出处罚——对两家公司分别处以60万元罚款;对黄有龙、赵薇夫妇等责任人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对黄有龙、赵薇等分别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显然,这样的罚款金额并不算是高、也无法令广大股民满意,但已经是现行规则下的“顶格处罚”了,也引起了是否应当修改《证券法》的相关讨论。

  今年多家公司遭立案调查

  实际上,2019年以来,已有多家A股公司因涉嫌财务问题遭立案调查。2月19日,利源精制(维权)发布公告,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2018年,利源精制6次收到了来自深交所的问询函、关注函。2019年开年,在公告了2018年全年业绩预告之后,再次收到了关注函——中小板关注函[2019]第94号,对全年业绩预告情况进行关注。其中,在2018年10月11日,对交易所问询函的回复中,利源精制承认了公司的财务造假。
  1月22日,康得新(002450)公告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早前深交所发出问询函,要求ST康得新(维权)说明账面货币资金的存放地点,存在大额货币资金却债券违约的原因,并自查是否存在财务造假情形。
  更早之前,多家A股公司都因财务造假被罚。
  据华夏时报,在涉嫌信披违规的案件中,涉嫌财务造假的上市公司值得特别关注,并对2018年涉及的11家A股公司进行了盘点。

  监管机制正日渐完善

  Wind统计显示,2019年以来,包括银保监会、证监会,以及上交所、深交所等机构共发布281条违规处罚记录,涉及148家A股上市公司。违规处罚数量和涉及公司数量同比去年增加76.73%、19.35%。
  其中:未按时披露定期公告的共有4例,未及时披露公司重大事项的有63例,未依法履行其他职责224例,信息披露虚假或严重误导性陈述27例,业绩预测结果不准确或不及时11例(部分上市公司涉及多项违规)。
  2018年同期,包括银保监会、证监会,以及上交所、深交所等机构共发布159条违规处罚记录,涉及124家A股上市公司。
  其中,未及时披露公司重大事项的有80例,未依法履行其他职责105例,信息披露虚假或严重误导性陈述36例,业绩预测结果不准确或不及时6例(部分上市公司涉及多项违规)。
  罚款方面,2019年以来,监管机构针对其中152起违规行为做出了罚款决定,合计罚款金额1.16亿元。违规罚款数量同比去年增加375.00%,违规罚款金额同比去年减少77.03%。
  2018年同期,监管机构针对其中33起违规行为做出了罚款决定,合计罚款金额5.05亿元。
  从上述处罚数据可以看出,监管层对上市公司信披违法等行为的打击力度正在不断升级,相关监管制度也在完善中。
  据《中国基金报》

分享到: